潘奇外傳—牛奶絲瓜

  0005.JPG 

  哈尼到達潘奇時,已經是她的第二攤了。

當我一個人在潘奇時,一杯白開水最能陪襯我極需的寧靜。可是哈尼出現時,喝酒的興致被
熱烈的燃起,她滿腹的酒「經」是我貪婪的對象。

    哈尼時常在潘奇舉辦品酒會,那是正式而認真的,五、六款用來品比的酒通常價格不斐
(那個價格是甲級貧戶→我,無法負荷的)。好喝酒又不求甚解的我與阿曼達,喜歡在遠遠
的小桌喝一般的紅酒,無法精確的出說有啥不同,一瓶200、300的紅酒,其實就可喝出如瓊
漿玉露般的甘美。

    「把那天的白酒拿出來開!」阿曼達說。前些天,年輕滄桑的酒商拿酒到潘奇試飲後,
大方慷慨的阿曼達與哈尼,當場每人捧場了一箱。

    「我寄放在這裡的那瓶白酒呢?也拿出來一起喝呀!品酒就是要多款酒一起比較,才能
喝出不同的味道。」來到潘奇已經微醺的哈尼,端出她品酒師的專業,忙不迭的再加碼一支
白酒。

    神奇的事發生了,那天試飲的白酒,又酸又苦難以下嚥,今天冰透後品嘗,苦、酸變得
相當友善,而且清爽的果香帶點熱帶氣息的挑逗味。

    「有沒有蘆筍味?再來再來,有喝到熟透的芭樂的味道嗎?」不停的圈晃著白酒杯,即
使微醺,專業的哈尼仍是帶領我們一起探尋白酒中的水果味。
 
    「有、有!真的有果香,還有一些水晶肥皂的味道。」沒人規定葡萄酒只能有果香,誠
實面對自己的味蕾說出真實感受,通常為我獲得更多的讚許與欽佩,往往那是只有廚師自己
才知道的獨門秘方。

    哈尼聽到我喝出「肥皂水」,楞了一下,大方提供白酒的阿曼達更是遲疑好久不知如何
回應。

    「好,妳等它溫度變化一下,妳會喝出另一種味道。」哈尼跳過我的肥皂水,繼續往下
指導。

    中途,我們也品比了哈尼寄放的白酒,同品種(蘇維翁)、同產區、不同的年份、不同
的釀酒師…。年份雖然較久,可是喝起來風味不如酒商新售的葡萄酒鮮明。

    「酒杯也有關係,用矮酒杯喝,香氣聚不住。還有,色澤因年份的關係就有差別,就像
夏多內紅酒,依不同的年份,它的色澤就會由琥珀色、紅橙色、磚紅色…。」

    「停停停!我腦袋的記憶體容量有限,別一次教那麼多。」

    「尤甚年份越久的高檔酒,通常會釋出一股奶香。」微醺的哈尼把鼻子埋進酒杯,完全
沉醉在白酒裡,把跟不上節奏的我遠遠拋在腦後。

    0004.JPG

「我喝過的葡萄酒全部都沒有奶香,哪天有機會,妳再教我。」

    「來,妳現在喝喝看,是不是有百香果的味道?」哈尼像魔術師般,用適當的時間溫度
,點出白酒裡的第三種水果味。

    「有耶!真的有!真的是百香果耶!」我為喝到原先沒出現的百香果味道而驚呼!「還
有水晶肥皂的味道,淡淡的,現在已經開始冒泡了!」我仍堅持我的味覺。

    好吧,我的肥皂水逼得那兩位美女不得不正視我的問題。

    「是的,有的葡萄酒會喝出礦物的味道,比如說瀝青。」哈尼說。

    「即然連瀝青都喝得出來,為什麼我不能喝出它的肥皂味?」

    「那叫皂甘!它的名稱叫皂甘。」美麗的營養師阿曼達,極佳的修養,沒有為她盛情招
待的葡萄酒被我喝成肥皂水而發怒,但她受不了我的「水晶肥皂」,她以營養師的專業替我
校正白酒裡的味道—皂甘。既然她們都肯定了白酒裡的皂甘味(其實是很細微的),沒有把
我當成蓄意搗蛋的偏執狂,我就心滿意足的繼續喝著冰冰涼涼有著熱帶水果香氣的肥皂水。

    餐廳幾乎客滿,一半以上的客人帶著他們的小筆電來潘奇尋找靈感。小祝和Boss張羅好
客人後,也貼心的為我們三個酒女送來下酒菜。蒜炒豬舌豬肚、鹹蛋苦瓜、牛奶絲瓜。豬舌
豬肚切得又肥又厚,滷到軟嫩透汁後加青蒜爆炒,沒吃過這麼乾淨噴香的蒜炒豬舌豬肚,正
想貪食再夾一塊時,嗆辣的滋味開始在口腔燃燒。哦…別吧!辣椒的後座力在我咀嚼後開始
強力肆虐。嚴格來講,這樣的辣度是一般人可接受的範圍,但我的味覺天生清淨靈敏,負荷
不了力道過大的刺激,怎麼辦?不吃辣就吃虧!吃辣?吃虧?貪小便宜是我的長項,答案昭
然若揭。喝口肥皂水,軟嫩多汁的豬肚,小口小口的繼續吃下去。

   0003.JPG 

 第二道鹹蛋苦瓜炒得甘鹹油香,但我覺得苦瓜切得稍厚,沒有把鹹蛋沙沙的膏脂吸「浸
」來,但哈尼與阿曼達卻異口同聲稱讚這樣的厚度咬起來較有口感。咦???好吧,有什麼
吃什麼,甲級貧戶不該那麼挑剔的,可是,如果是指名要招待我的鹹蛋瓜苦,請薄切,謝謝
!再來最尋常的絲瓜,不知為何煮成淡褐色?以渾沌微醺的筷子,釣了一塊肥滋滋的絲瓜垂
入口中。哇~!柔滑濃郁,整個口腔被綿密油稠的汁液所裹覆,而流竄在舌尖的那截絲瓜,
彷彿充滿著性饑渴般濕潤而淫蕩的靈動著。天呀!這是什麼絲瓜啊?(我喝太多了嗎?)

    0002.JPG

「牛奶絲瓜!那天我在路邊看到,又肥又白,賣菜的跟我說是牛奶絲瓜,感覺應該很好
吃,就買了三條。回來小祝問說︰三條五十元?……聽了很傷心,我買三條一百元!想說又
被當成「潘仔」了,幸好妳說好吃,總算有價值了!」美麗的女主人—阿曼達,喝了二杯白
酒後,既無辜又欣慰的訴說著。

    0001.JPG

「三條一百?好便宜呀!真的好好吃哦~!」忍不住又釣了一口,~哦~,又濃又滑,
在酒精的作用下,我貪戀的吸啜著那絲緞般稠到泛著油光、散發著奶香的絲瓜。小祝回頭加
入用餐︰「我有加了一點點麻油下去炒!」哦~,難怪會變成淡褐色。

    哈尼吃飽才來、晚上又有飯局,沒吃幾口、就帶著華爾滋輕妙的步伐續攤去了。男士們
也草草用餐完畢,忙著去招呼客人,剩我與阿曼達兩人醉眼相視。

    「牛奶絲瓜,實在太好吃了!」靈敏的味蕾為牛奶絲瓜神魂顛倒,但從口中發出的讚詞
卻像醉酒般呢喃。

    「……」阿曼達因為酒精的效應,雖雙眸明亮的坐在我對面,卻視若無睹的處於寧靜的
放空狀態。就在人聲鼎沸又彷彿神不知鬼不覺的情境下,我行動遲緩的釣完盤內每一塊滑不
溜丟的絲瓜。每吃一塊絲瓜,就好像來一次纏綿悱惻的法式長吻。阿曼達對於眼前的這一切
毫無所動,我看著絲瓜被吃完後餐盤上殘留奶汁般濃郁的湯液…,情不自禁,我端起盤子開
始貪婪的啜飲,當最後一滴絲瓜湯極盡嫵媚的滑過我的喉嚨,我只差沒把盤子拿起來舔…哦
~是怎樣的牛奶絲瓜啊!(我真的喝太多了嗎?)

潘奇咖啡館PUNCH COFFEE BAR●台中市精誠九街25號●TEL/04-2327-7028●E-mail/punch.coffee@msa.hinet.net●養生咖啡、美食、人文藝術、休閒庭園●

創作者介紹

punchcoffee

punchcoff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shomakase
  • 一看就知道她很懂品酒耶...
    光看那個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