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奇外傳
    電話響起,是潘奇咖啡美麗的老闆—阿曼達—打來。
    「喂,有酒喝,快來!」
    貪小便宜的甲級貧戶,一聽到有酒喝,欣喜若狂色呼呼的︰馬上來!」
    美麗的阿曼達,打扮永遠像公主般優雅,有時是小碎花荷葉袖洋裝、有時是露背黑色細
肩帶連身裝,做為營養師,身材保持得相當曼妙,但令我驚訝的是,幾乎不運動的她,動作
卻像貓兒般輕盈靈活。
    到達潘奇,阿曼達與酒商已開了一瓶智利白酒候在冰桶裡,我逕自倒了半杯開始品嘗。
    聞一聞,果香倒是蠻強烈的,但第一口喝進來,綜合著不友善的冰、酸,讓毫無心裡準
備的我慌得一口吞進去,然後舌根一股苦味跟著回捲上來,我眉頭緊鎖的表情說明了一切。
    年輕的酒商(不到30歲,卻一臉的滄桑)悠哉的晾在一旁,並不急著替他不討喜的白酒
作任何辯解。
    接著專業級的哈尼從樓上下來,搖搖白酒杯、聞一聞,嘗一口、在嘴裡咕嚕咕嚕︰「嗯
,冰了風味更好,但還不夠酸。」不只是我,連酒商都驚呼︰「還不夠酸?」
    哈尼,是台中某法式餐廳的大掌櫃—吉娜,貨真價實專業的品酒師。當我把她帶來潘奇
攪和幾次後,與阿曼達、Boss大夥變成好友。她知道我有一堆「心愛的」,她要求要與那一
堆心愛的作區別,「那妳當哈尼好嗎?」大夥商量後無異議通過,於是她就變成大家的甜心
。空班時,有時過來純哈拉放輕鬆,有時商請Boss幫她處理電腦上的文檔,這次她從樓上下
來,顯然是到辦公室處理文件。
    年輕的酒商說,這樣的酸度是一般人能接受的極限了。沒錯,我喝的白酒大部分帶有甜
味(不小心又露出淺薄的等級)。即使編輯帶我到品酒會鬼混,狂灌一堆帶有瓦斯、青椒、
黑胡椒味的紅白酒後,在滿是法文、西班牙文流竄的品酒會場,自以為是的與人胡扯貴腐白
酒,也掩飾不住自己對葡萄酒資訊的貧乏,喝葡萄酒喝甜的,大部分都是還沒入門的啦!
    酒商接著解釋那複雜的苦味,(這是我心中最大的疑惑)是因為使用新製成的木桶釀製
的,新木桶釋出的味道摻進酒裡產生雜質,使酒喝起來有苦味。(他們不用正面的字眼「豐
富」,因為品酒師們喜歡負面的「複雜」,更能描繪出酒裡多變化的因素,哈尼解釋給我聽
。)如果使用舊木桶釀造,苦味就會消失。
     哈尼的空班時間結束,趕回店裡上班去了,留下我與阿曼達繼續喝。
    「喝酒怎可沒東西下酒?小祝~小祝~,弄點東西讓我們配酒。」阿曼達輕呼小祝。
    小祝,是潘奇裡的另一位夥伴,長得乾乾淨淨的冷面笑匠,頭上永遠一頂運動帽,卻不
老老實實戴牢常常半掀著。有一次他端出冰過的臭豆腐招待我,「排隊買的,得來不易!」
可是酥炸的臭豆腐應該現炸現吃,冰到軟塌的臭豆腐,吃到嘴裡口感可怕到極點!我忍不住
大叫︰「小祝~!很難吃耶!」小祝聽了不疾不徐,緩緩的回應︰「妳不知道嗎?涼婆婆臭
豆腐就是要涼涼的吃!」@@@@@唉…真的好「涼」!
    收到指令,不一會兒,小祝從廚房端出兩三道下酒菜,客家小炒、炸雞,還有一盤四、
五條躺在花生粉裡不知名的炸物。
    這次小祝終於學聰明了,把辣椒粉擺在一旁沒有整個灑在炸雞上。這家店的三位夥伴,
每個都嗜辣成痴,幾次邀我前來用餐,每道食物都辣到讓我狂譙,這次總算記得展示誠意,
保持食物的原味。

000.JPG              
    可是,這盤滾在花生粉裡的食物,叫啥?我拿起一條、咬了一口,外皮酥酥、略硬還帶
點靭,裡面像麻糬?年糕?沾了花生粉後嘗得到澱粉最純樸的風味。採訪過各大飯店、路邊
攤,從沒看過這樣的食物。阿曼達也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店裡吃到這種食物,我們倆吃得一肚
子狐疑?
P1030920.JPG                 
    「老大,這是什麼呀?」Boss忙好歸隊一起用餐,阿曼達拿起一條,邊咬邊問他。Boss
沒回答,很認真嗑著眼前的食物。不哈拉的時候,這位鬍鬚仔總是一臉嚴肅、看起來像凶神
惡煞,他的好友—雄哥(另一位A級笑匠),戲稱 Boss現處更年期並且正在排卵,才會一臉
屎樣。
    「別!先別公佈答案,讓我猜猜。」征戰過大小無數餐廳,我靈敏清醒的味覺,總是能
輕易的說出西藏沾料中的細微成分,吃出日本料理中煮成不像樣的紫蘇蘋果、葛粉甜點,川
菜館裡做成肉鬆般的鮮筍。「它是糯米粉做的吧?」「嗯。」Boss頭也不抬繼續埋頭猛吃。
不像芝麻球、不像馬蹄條,再咬一口,完全沒有花樣…,我終於放棄了︰「好吧!請你公佈
答案,到底是什麼?」我專注的神情仍沉浸在這說不出名的炸條上。
    凶神惡煞一臉屎樣的Boss,從食物堆裡抬頭,不耐煩懶懶的吐出︰「屌!這叫屌!」
    第一秒,我以記者的專業、文明的修養、ㄏㄡ住我驚嚇的表情。第二秒,我撇開頭,噗
的一聲,把滿嘴的花生粉、糯米條→屌,噴到滿掌(我用手擋住),接著剎不住的狂笑,從
丹田一路震上來,那種想ㄍㄥ、又ㄍㄥ不住的笑,威力就像加壓失控的火山,一旦爆發後五
腑六臟笑到全部移位,好幾秒我笑到吸不進新鮮空氣,連優雅的公主阿曼達也笑到前呼後仰
攤在椅子上。最後我不得不衝進廁所處理滿手的狼狽、還有臉上飆出的淚。
    好不容易從廁所出來,沈吟收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歛容,請問︰為什麼要叫做屌?
「妳以為咧!以前家裡窮,手邊能找到什麼食材,就想辦法把它弄熟拿來吃。」
小祝也忙好從廚房出來一起坐下來用餐︰「我看廚房一堆糯米粉,不知要做什麼,就加水攪
成糊炸熟了吃。」「所以這本來是沒名稱,只是你們都知道要這樣玩?」這兩位不知何處來
的大男孩、跟我一樣都是五年級,(真的是男孩!處處可領教到他們愛玩未泯的童心)隨時
都會端出即興料理,不是驚喜就是驚嚇,總是讓我與阿曼達目瞪口呆。
「就家裡窮,手邊有什麼就煮什麼,撿到饅頭,報紙點火烤熱就吃。糯米條,本來就沒名字
,誰曉得今天剛好就把它炸成這種形狀,妳一直問、一直問,就跟妳說屌。」原來Boss專心
吃東西被我一路逼問,看著糯米條望形生義,隨興向我報出它的名,潘奇的「屌」就這麼產
生了。這個「屌」,我超喜歡!有創意、富變化,可做成多種口味,因為本身簡單,只有糯
米粉跟水,可塑性相當高。大家把它當成一回事,開始認真的討論「屌」的未來,加巧克力
?咖啡粉?焦糖、煉乳、起司?看著潘奇的「屌」,越看越屌,真的是屌爆了!

潘奇咖啡館PUNCH COFFEE BAR●台中市精誠九街25號●TEL/04-2327-7028●E-mail/punch.coffee@msa.hinet.net●養生咖啡、美食、人文藝術、休閒庭園●

創作者介紹

punchcoffee

punchcoff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